洞头文明网liuhecaiziliao
上下翻滚如长空雄鹰矫健盘旋

发布日期:2017-09-24 12:48 信息来源:六合彩资料liuhecaiziliao访问次数:


 认识六叔是在庙会上。
  
  爷爷脸色凝重的和李妈的男人说着什么,那男人走过来说:“大姑娘,走,我驮着你,我们跟爷爷逛庙会去。”说着,双手握着我的腰,轻轻掬起,
 
稳稳的放在他的肩头,奶奶站在门口,一脸担心。
  
  庙会在南大街,出大门往南走,半个时辰的脚程,一条官道比往日热闹很多,推车担担儿的,赶驴儿拉面儿的,再走几步,进入会头儿,便听到一阵
 
一阵的吆喝传来,胡辣汤葫芦串儿的,扯花布卖年画儿的,热闹而杂乱。爷爷走的很快,李妈的男人扛着我一步不拉的跟着。上下翻滚如长空雄鹰矫健盘旋
  
  穿过正街,爷爷的脚步更快了,李妈的男人肩着我,跟着跟着便有些气短。忽然,有些糟杂声传来,爷爷侧耳一听,转身往左拐,两座砖墙过后,视
 
野一下子开阔起来,眼前出现一片空地,乌压压的一堆人围成一个圈子,远看,似谁家的院栅栏,一阵的叫好声轰然传来,爷爷停住了脚步。
  
  “你带着柔儿过去,不要惊动人。”爷爷对李妈的男人说。李妈的男人点点头,默默的往前走,他的耳朵根上有汗水流到脖子里。近了,又是一阵叫
 
好声,听出来这是人圈里发出来的喝彩。李妈的男人挤进去,站在人缝里往里看。里面的空地上,一个光膀男人在中间空地一招一式的比划着,一条长棍
 
在他手中横行霸道的舞着,如出海蛟龙,,忽前忽后,忽左忽右,跳跃翻滚,腾挪挥洒,大家跟着他的动作不停的叫好
 
,忽然,只见他一个闪转腾挪,一条长棍在他手中翻飞起来,棍影把他的身子罩的滴水不漏,一套棍术舞下来,脊梁沟里的汗水把腰里的板带洇的湿透。
  
  李妈的男人把我放下来,说:“大姑娘,你过去叫六叔,说爷爷让他回家。”我从人缝里怯怯的走过去,站在六叔面前,他太高了,我只能看见他的
 
白色软绸灯笼裤和毛边黑灯芯绒布鞋。六叔从腰间抽出一条雪白的毛巾,擦着脸上的汗,看见我,便低头弯腰的看我。“小姑娘,你是谁?你家大人呢?
 
”六叔问,他的脸很好看,因毛巾的擦拭,皮肤显出淡淡的分红,声音软绵绵的好听,那一瞬间,我有些恍惚,觉得这问话不是从刚才舞棍的六叔口中发
 
出的。我抬头仰脸看他,弱弱的说:“六叔,我叫陈紫柔,爷爷叫你回家去。”他蹲了下来,笑了,眼睛细长着往上翘,有点像父亲画中仕女的眼睛,干
 
净的如一汪清水。
  
  “呵,你是陈家大姑娘,是李妈带你来的?她在哪里?”他眼里有光一闪,瞬间不见,接着是深深的忧伤。我摇摇头,伸手指李妈男人站的地方。六
 
叔抬头往场子外面看去,沉思一下,从地上捡起白褂子穿上,右手拎着他的棍子,左手抱着我向场外走去,李妈的男人急忙走过来,把六叔的家把什一并
 
收拾了,扛在肩上。
  
  看客,散了,陆陆续续的,热闹如沸水一般的场地,忽然,就空了,空的好像六叔从来都没在这里耍棍一样。




上一篇:身体不好一样生病也是一种任性的资本 下一篇:没有了